i7ch2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重啓大宋:從科技興國開始 線上看-375 準備西行展示-t77a6


重啓大宋:從科技興國開始
小說推薦重啓大宋:從科技興國開始重启大宋:从科技兴国开始
“金人,这是要准备出远门啊,大包小包,大车小车的。”
宗舒观察完毕就递给了牛皋。
米花和米咕噜这才明白,宗舒手中拿的这个东西,居然是传说中的“千里眼”!
三 稜 軍刺
牛皋看完,沉稳地点了点头。
吴非早就忍不住了,拿着这个就可以看到临潢府城的情况?
怎么这一路北上到现在,好几个月了,就没有见大家使用过“千里眼”。
李少言和曹宗申当然见过。宗舒总共有两个,其中一个还送给了辽国女帝萧小小。
另外一个,曹宗申一直装在自己的背包里。
从会宁府出来后一直在逃,敌人追得很近,根本用不着望远镜。
到今天,宗舒总算是想起了自己还有个望远镜,就让曹宗申带上,陪着自己转。
曹宗申过去是自己的书童,一到战场,他就是自己的通信员兼警卫员。
牛皋和他的士兵在密县训练基地上早就见过。
宗舒每发明一件物件,只要和战斗有关的,都会让牛皋等人试用。
没有见过“望远镜”的就只有吴非、吴直两人。
吴非拿着望远镜看了一下,差一点摔倒。随后才定下神来。
居然还有这等事!就这么一个小物什,居然能看那么远!
米花和米咕噜也拿了起来,表情同样精彩至极。
不愧是使神!做出的东西如此神奇!
“宗师,您是把海冬青的眼睛抠出来,放进去了吗?”
米花拿着望远镜看来看去,试图抠开,但包裹镜片的是瓷器,光得很,无处下手。
众人哈哈大笑,宗舒笑得肠子都差点打结,米花,想像力真的太丰富了。
宗舒随手把“望远望”送给了米花,这让米花、米咕噜大为感动!
如此贵重的物品,说送就送了!
宗舒送的东西,那可都是神物!
更感动的是李少言,如果不是他和米花有婚约在身,宗舒岂能把望远镜送给他?
宗舒让林灵素带着大宋科学院一起研究,让玻璃作坊和瓷器作坊共同做出来两个望远镜。
一只望远镜,宗舒送给了辽国女帝萧小小。
这一只望远镜,宗舒送给了米花,其实也就是送给了他。
有了望远镜,再加上米花的海冬青队伍,他就可以提前得知敌人的兵力调动情况。
居高临下,一切尽在掌握!
李少言对于敌后抗金根据地的未来更加充满了信心。
宗舒让李少言负责继续对临潢府城的监控。
宗舒则是坐在火堆旁思考,下一步将如何行动。
完颜翰等一百多名金人还关在这里,金人除了派两股人前来探查败退回去之外,再也没有别的行动。
金人应该是认为这些人统统都死了,他们干脆放弃了。
二百人进了山林,不知生死。难道这二百人的家人不找事吗?
离开汴梁已经七个月了,不知道家中情况如何了。
由于太远,再加上自己没有固定的接收地点,鸽子传输信息,已经是不可能了。
远距离传输信息,现在看,只有金雕和海冬青能够做到。
因为金雕和海冬青的眼睛可以看到万米的范围,并且都很有灵性,很容易找到预定的人群甚至是某个人。
而鸽子只能在固定的场所之间往返。
宗舒忽然想到,那两只小金雕如何了?
想一想那四头海冬青,两只小金雕恐怕是凶多吉少。
如果珠珠等不到金雕回去会如何想?
珠珠会认为金雕为宗舒留下,用于战场上侦察敌情、提前预警。
如果珠珠作如此想,宗舒也就放心了。
怕就怕珠珠认为宗舒遇难了,岂不要伤心欲绝,甚至做出不可预知的事情来?
现在,是不是该动身了?
要么直接回大宋,按原来的路线。
但这条路线,太过危险。这一路,完颜萍一定是设定了很多卡。
这条路线一定会穿过临潢府城与夹山之间,这有一条金人的物资运输线和兵力交换线。
从这里穿过时,要冒很大的风险。
那么,只剩下另一条路。
从临潢府向西,走浑善达克沙地,绕到大青山的后方,进入西夏的河套平原,沿黄河进入延安府,从西京洛阳返回东京汴梁。
这条路虽然有些远,但是相对比较安全。
走这条路线,还可以顺便去大青山看看辽、金的战况如何了。
从烟火到湖水 听音乐
顺便,再送给萧小小一份大礼:完颜翰。
上次,本想抓住完颜萍,把她送给萧小小的,哪知道完颜萍太狡猾,差一点被她给抓住。
这一次,把完颜翰送给萧小小,恐怕比送完颜萍更加合适。
正是完颜翰,一箭射死了萧小小的父亲萧达。
宗舒把完颜翰送给萧小小,这就等于是让她报了杀父之仇。
正是完颜翰,一战掳走了辽国的皇帝耶律延禧。
把完颜翰送到夹山,这就在一定程度上洗刷了皇帝俘耻辱。
目前,辽人最想拿住的人有两个:一个是金主完颜晟,另一个就是完颜翰。
把完颜翰送到大青山,可以极大地提升辽人的士气,提高萧小小个人的声望。
同时,也进一步巩固了辽国与“大宋自愿军”之间的合作关系。
如果把完颜翰带回汴梁,自己当然立功不小,但也会引起朝中大臣的妒忌。
同时,也会逼着朝廷与金国摊牌。
如果不摊牌,朝廷就要把完颜翰完壁归金。
如果摊牌了,这又不符合徽宗一明一暗的对外策略。
所以,完颜翰还是送给辽国为好。
如果完颜翰一直放在米花这里,不太好,毕竟这里只是一个敌后抗金根据地。
正面战场,还是在夹山。
与金人硬扛的主力,应该是辽国和大宋自愿军,而不是李少言。
宗舒把牛皋、吴非等人叫过来,说了想法,大家都深表赞成。
李少言过来报告,临潢府城内的车马就停在那里,东西也都装了上去,但没有动的迹象。
从马车的规模来看,也就只能坐七八个人。
虽然规模小,但这是在临潢府城的北城,是皇城。
能乘着马车出去的,身份一定不会低。
“少言,不要松劲,盯着,”宗舒见李少言要走,又叫住了他:
“晚上轮着守夜,也要给我盯紧了。说不定,从里边窜出一条大鱼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