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ilhd精品都市小說 帶着倉庫去大秦-285 連哄帶騙閲讀-vi3lh


帶着倉庫去大秦
小說推薦帶着倉庫去大秦带着仓库去大秦
“召集所有师以上将领开会,喜,你也留在这里!”
粮草的问题一刻都不能耽搁,既然已经有了方案,王翦决定立刻调整部署。
很快,全新的作战方案便已经出炉,并且立刻开始执行下去!
不做休整,当天夜里两万秦军便直接出动,直接切断了目标小城与新郑之间的联系,紧接着大军出动,向那个较大的城池浩浩荡荡开进。
……
“开门,快开城门!”
白领魔女 陌茉儿
第二天晌午,三十多名衣着破破烂烂的人骑着马出现在了一座韩国小城的城门前,为首之人正是那个下士喜。
“城下何人!”
“我奉命前来征粮,赶紧开城门,贻误战机你担待得起吗!”
“你?征粮?笑话!真是什么人都敢胡扯了!”
“你,给我把这贱令射下来!”
只见喜没有多言,直接命令身边一人要射杀城墙上那名答话之人。
“你要干什么!快,来……”
一箭将那人喉咙直接射穿!
“城上的人听着,速速开城门!战事吃紧,我奉大王命令征集粮草,倘若尔等贻误军机,此人便是你们的下场!”
突然杀人,城上守军立刻拿出弓箭瞄准了喜一行人,但喜却毫无惧色,直接一声大喝。
“敢问可有手令或者信物?”
双方对峙了没一会儿功夫,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便在一群人的护卫之下打开了城门,走到了喜的面前,而城墙上的兵士们依旧在用弓箭瞄准着喜。
“信物?你看我这张脸算不算信物?”
“那就是说你没有信物了?”
“你连本官都不认识?要你这双狗眼有何用!”
喜一脸怒色,直接拔剑就要砍了眼前这人,吓得那人赶忙躲到一名护卫的身后。
“难倒本官来了都不行吗?还是说,你早已经投靠了秦人!”
“没…没有!小吏…小吏有眼无珠,请大人恕罪,请大人恕罪。”
被喜这一番恐吓,那人哪里还敢追问什么信物,赶忙命人让开,引喜等人入城,但那人却也不傻,抽空使了一个眼色,明显是要人去查一下喜的身份,另外也好探究一下武城的事情是否属实。
这一切,自然都被喜看在眼中,不过喜却没有做出任何反应,直接大摇大摆入城。
“呸,这都是些什么东西!就没有好酒好菜吗?”
到了城主府,那城主立刻安排酒菜还找来了歌姬舞姬伺候,没想到喜只是喝了一口酒便直接将桌子给掀翻在地。
“大人恕罪,这已经是我能拿出的最好的酒菜了,这地方不比武城啊。”
“武城?哼,若不是王上有令,本官会去那破地方?”
“是是是,但是下官实在是没有再好的东西了。”
“晦气!算了,赶紧筹备粮草吧,另外马车你也要多备一些,武城事态危机,拖不得。”
“大人不必着急,下官已经派人去准备了,请大人稍等。”
“动作快一点!”
瞅了瞅城主府内的陈设,喜流露出一脸的厌恶,但当他将目光看向那舞姬的时候,眼神立刻就变了。
“大人,大人一路过来很是辛劳,要不大人先去厢房歇息一下?我这就安排小蝶去服侍大人。”
“嗯,也好,本官确实有些累了。”
送给那人一个赞赏的眼神,喜直接起身。
……
“大人!还请大人速速起身,武城战事吃紧,我等还要回去复命。”
“行了,我知道了!急什么急!他们把粮草筹措好了?”
“还没。”
“还没那你来急本官作甚,滚蛋,等到粮草筹措好了,本官自会出发!”
直到傍晚,见喜还没有从厢房出来,一名手下直接跑到厢房门外开始催促,那城主就跟在喜的手下身边,在听到喜这般态度之后,那城主明显放心了不少。
“还请大人尽快筹措粮草,我等还要回去复命。”
“是是是,我这就去督促他们。”
那油腻城主连忙离开城主府,奔着粮库的方向走去。
可还没等他到了粮库,却突然转入到了一家酒馆之内。
“怎么样,查到什么了没有?”
“秦军正在围攻武城,卑职过不去,不过卑职听说好像有秦兵在追查一伙人的下落,似乎是有人昨夜悄悄穿过了秦军的防线,秦军怕这帮人里面有什么重要人物,所以一直在搜捕。”
“那看来这个人是真的有军务在身了?新郑那边有情况吗?”
“没有。”
“好,干的不错,明早到府上领赏吧!”
“多谢大人。”
有了手下人的情报,那看似油腻无用的城主明显是已经有了判断,直到此刻,他才算彻底对喜一行人放下心来,赶紧跑到粮库督促抓紧时间筹备粮草,然后又快步折返回去,找到了喜。
南皓 张瘾
“大人,眼下武城被围,大人如何运粮入城?”
“回新郑。”
“回新郑?那武城……”
听到喜居然说要回新郑,那油腻城主陷入到了疑惑当中。
“看在你如此尽心的份上,我就告诉你实情吧。”
“大人请讲。”
听到喜有话要说,那油腻城主赶忙支开了房间内所有的人。
“眼下武城是守不住了,王上是希望死守新郑,你这边恐怕也要被放弃了,你最好抓紧时间找条生路吧,免得秦军调头回来,你连走的机会都没有。”
“当真?”
“真不真假不假的你没有眼睛吗?你可知眼下可不止是秦国大军,齐国还有四十万大军呢!”
“多谢大人,多谢大人!”
“行了,不等了,粮草筹措好了就立刻出城,我要早些赶回新郑,免得被秦军断了去路。”
“是,下官已经命人加紧准备了,午夜之前定能出发。对了,那小蝶,大人可有兴趣?”
“那女子确实不错!没想到你这地方居然还有如此美妙之人,罢了,带上她也没事!”
午夜,足足八十辆马车,从这座小城的东门悄然出发,马车上装的满满当当全都是粮食,而这些,已经是城中粮库内所有的粮食了。
就在车队离开不久,同样是在东城门,又是一行人趁夜色出城,而这些人当中,显然就有那个油腻城主。